减肥训练营销售员卷走多名客户报名款

  长江日报讯(记者邓小龙)市民花3000元报名参加减肥训练营,还没开始上课,就先后转了5000多元给销售人员。他多次提出前往训练营上课,却一直被销售人员婉拒。发觉不对劲,他想退款,却发现销售人员已离职。近日,市民张先生通过武汉城市留言板反映自己“被骗了”。5日,长江日报记者获悉,被同一销售人员“忽悠”的远不止张先生一人,涉及资金数万元。

  张先生告诉记者,今年3月初,他看到一则封闭+减肥训练营的广告,与一名陈姓销售人员交流后,向其支付了500元订金。此后,陈某带张先生前往门店参观。

  张先生说,陈某当时声称,训练营3月24日开业,为期一个月,3月中旬前补齐全款可享受优惠价。“当时想着既然订金都交了,干脆就把2280元尾款也转给了他。”3月14日转账时,张先生发现陈某的微信无法收款,陈某称“公司新成立,收款码还没办下来”,于是向张先生提供了一个银行账号。

  此后几天,陈某一直与张先生保持联系,多次提出“来营地转转”“请你喝酒”等。此后,陈某向张先生声称“希望入股训练营所属公司”,以“手头资金不够”为由提出向张先生借钱,并称“很快就还”。

  “感觉挺熟了,就觉得还比较信任他。”张先生此后又陆续向陈某转出约3000元。张先生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,当他向陈某提出还钱时,陈某多次提到“再转我1000还到信用卡里,然后再套现出来一起还你”。

  此后,张先生多次与陈某约定前往训练营的时间,陈某就以各种理由推托。此后,张先生因父亲住院、需要出差等原因无法参加训练营,于是前去要求退款。这时才得知陈某已离职,且余款未进公司账户。

  5日下午,记者联系上开设该训练营的武汉变型计体育科技有限公司。对于张先生“被骗”一事,该公司一位相关负责人也表示“委屈”:“陈某收了客户的钱,却没有交到公司。几个客户前来要求退款,我们都不知道这些人报了名。我们也多次找他要求退还客户费用,他每次都说钱已经花了。后来我们才打听到,陈某在其他公司也有过类似行为,已经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,银行卡、支付宝都被冻结了。”

  该负责人说,根据公司目前粗略统计,与张先生有类似遭遇的共有六七人,总共向陈某转出了七万多元,其中“训练营费用”近三万元,其余的是像张先生那样的个人间“借款”。

  东西湖分局径河派出所出具的一份《受案回执》显示,已受理该公司报陈某职务侵占一案。但公司负责人称,陈某未交到公司的“训练营费用”,数额达不到职务侵占的立案条件;而他向其他人“借款”,又属于民事纠纷,只能到法院起诉。

  长江日报讯(记者邓小龙)市民花3000元报名参加减肥训练营,还没开始上课,就先后转了5000多元给销售人员。他多次提出前往训练营上课,却一直被销售人员婉拒。发觉不对劲,他想退款,却发现销售人员已离职。近日,市民张先生通过武汉城市留言板反映自己“被骗了”。5日,长江日报记者获悉,被同一销售人员“忽悠”的远不止张先生一人,涉及资金数万元。

  张先生告诉记者,今年3月初,他看到一则封闭+减肥训练营的广告,与一名陈姓销售人员交流后,向其支付了500元订金。此后,陈某带张先生前往门店参观。

  张先生说,陈某当时声称,训练营3月24日开业,为期一个月,3月中旬前补齐全款可享受优惠价。“当时想着既然订金都交了,干脆就把2280元尾款也转给了他。”3月14日转账时,张先生发现陈某的微信无法收款,陈某称“公司新成立,收款码还没办下来”,于是向张先生提供了一个银行账号。

  此后几天,陈某一直与张先生保持联系,多次提出“来营地转转”“请你喝酒”等。此后,陈某向张先生声称“希望入股训练营所属公司”,以“手头资金不够”为由提出向张先生借钱,并称“很快就还”。

  “感觉挺熟了,就觉得还比较信任他。”张先生此后又陆续向陈某转出约3000元。张先生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,当他向陈某提出还钱时,陈某多次提到“再转我1000还到信用卡里,然后再套现出来一起还你”。

  此后,张先生多次与陈某约定前往训练营的时间,陈某就以各种理由推托。此后,张先生因父亲住院、需要出差等原因无法参加训练营,于是前去要求退款。这时才得知陈某已离职,且余款未进公司账户。

  5日下午,记者联系上开设该训练营的武汉变型计体育科技有限公司。对于张先生“被骗”一事,该公司一位相关负责人也表示“委屈”:“陈某收了客户的钱,却没有交到公司。几个客户前来要求退款,我们都不知道这些人报了名。我们也多次找他要求退还客户费用,他每次都说钱已经花了。后来我们才打听到,陈某在其他公司也有过类似行为,已经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,银行卡、支付宝都被冻结了。”

  该负责人说,根据公司目前粗略统计,与张先生有类似遭遇的共有六七人,总共向陈某转出了七万多元,其中“训练营费用”近三万元,其余的是像张先生那样的个人间“借款”。

  东西湖分局径河派出所出具的一份《受案回执》显示,已受理该公司报陈某职务侵占一案。但公司负责人称,陈某未交到公司的“训练营费用”,数额达不到职务侵占的立案条件;而他向其他人“借款”,又属于民事纠纷,只能到法院起诉。

  长 江 日 报 报 业 集 团 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

留下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